杨建荣:学以致用勇于担当为上海经济社会发展服务

来源:宣传部发布时间:2017-02-21浏览次数:131

访谈时间:2015年10月20日 地 点:上海市黄浦区金陵大厦 受访者:杨建荣(浙江绍兴人,1956年生,1981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我校1978级工业经济系校友。曾任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中共上海市委台湾工作办公室主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中共上海市金山区委书记等职务。2014年10月起任上海市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党组书记、会长。) 访谈者:朱小语、倪嘉辰、秦蔚、胡铁译 摄 影:洪梅


  问:杨会长您好!在采访前我们对您的个人经历进行了了解,发现您是一个履历丰富的人,为此深表敬佩!请问您在人生发展的过程中,为什么会想到中途来上财学工业经济学?

  答:严格讲,我整个工作履历是分成两段的。前一段有近十年我在搞理论研究与教学工作,后一段我是到党政机关工作。其中,有比较重要的一段时间是在区县工作。因为“文革”的缘故,国家的大学教育暂停了很多年,我们高中毕业之后唯一的选择就是上山下乡,所以考上大学是我们那一代人的一个梦想。

  那个时候有种说法叫“全国山河一片红”,就是知识青年到农村、边疆去上山下乡,或到工厂工作。高中毕业后,我作为回乡知青入伍当兵,很长一段时间在部队里工作。1978年是全国恢复高考的第二年,上海财经学院(即上海财经大学前身)是复校后首次招生。我当时是第一批考地方院校的现役军人,也算是一个大胆的尝试。在上财400多新生中我是唯一的现役军人,我是穿着军装去上财念书的,内心自然是十分憧憬,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

  问:为什么没有选择理工科类而选择了工业经济学,您是否一开始已经对人生有一个清晰的规划了?

  答:也没有吧。考上大学去读书,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愿望。当时专业划分不细,对专业的选择不像现在那么明确。当时是根据你的总分与专科成绩分数的高低来分专业的。中学时,我对历史、语文等文科类比较爱好,因此报考了文科。而我数学考分比较高,而我们工业经济与企业管理对数学成绩有较高的要求,于是我就被录取了。所以严格讲,也不是完全由我自己选了这个专业。

  问:这对你之后人生发展有什么影响?

  答:当然!上财的学习生活影响了我之后的职业生涯,也为我之后一生的工作和学习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我们在读经济管理时,很多老师也刚从其他单位回到上财。我当时的系主任马家骅教授是留美回来的,他也是上海企业管理方面的知名教授。我的硕士研究生导师杨公朴教授,在建立学科体系中做了很多努力,付出了很大心血。因为当时的学科体系不像现在这么完整,用的基本上是前苏联的教材。随着改革开放,我国结合自己的管理实践才慢慢把学科体系建设起来,这都离不开他们这一批老师的奉献。他们踏踏实实的敬业精神、刻苦钻研的研究精神也深深地感染和影响了我。

  除了系统学习专业知识,我在上财学到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方法论。无论是经济理论研究还是企业行业管理,方法论都非常重要。所谓方法论,就是怎么去思考问题,怎么去获得知识,怎么去运用知识。在学校里本科生呆四年,研究生三年,博士生再读三年,你可以系统地把理论知识进行学习归纳。但更重要的是方法论的问题。我们学企业管理的不在于之后发表多少篇文章,出了多少本书,而是如何把所学知识运用到实践中。因此把握好方法论,终身受益。

  问:当时除了在专业知识方面的学习,您平时会有课外实践类的活动吗?

  答:对!工业经济,就管理方面,社会实践还是比较多的。大一大二主要是社会实践活动,到工业企业的第一线去。我们当时到企业参观、到工厂考察,比如去上海电缆厂、上海汽轮机厂等。寒暑假的时候,我们还会去实习。大三大四开始,专业方向有所侧重,专业分宏观和微观,我们更多是进行社会调研。比如,当时结合上海改革开放,就整个老上海这座工业城市如何振兴的问题,我们进行了社会实践调查。

  我觉得上财现在的毕业生就业率、薪酬水平能在全国排名靠前,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它将学术与社会实践的有机结合,这是上财的一个传统也是优势。如果说我们这些人走上工作岗位以后,能够在工作岗位上做些工作,对社会有点贡献,我觉得在校时的实践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

  问:在您眼中,上财是一所什么样的高等院校?

  答:它是发展中的一所学校。坦白讲,我们当时读书的时候,上财还不能算作一所很有影响力的学校。在整个庞大的大学学科体系中,大部分人对财经类的学科还不太熟悉,财经类的专业并非受关注的学科。

  上财走到今天,其学科体系的建设与当时的改革开放和发展是密切相关的。当时上财主要有财政、金融、会计、统计、贸易经济几个专业,工业经济分为专业化、标准化班级。那时全上海的学校没有设置专门的金融系,后来的华东师范大学虽然有了金融系,但是它是国际金融系,而我们的金融系主要是公司金融,相对来说我们跟社会的实践结合得更紧密一些。所以那时虽然我们上财算不上名校,但是一步步走来是非常扎实的,它和我国改革开放的步骤是连在一起的,命运是息息相关的。这不仅给我们上财一个发展的机会,对于我们选择这个学科的学生而言也是一种幸运。

  在发展的过程中,无论是学科体系的建设,还是教学方法上的改进与提高,全体教师都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今天上财能成为中国知名的、国际上也有一定影响力的大学,这对我们上财学生、老师来说都是骄傲,更重要的是上财与国家的发展紧密相连。

  在我眼中,上财在国内是以管理见长,与社会发展、实践紧密相连的高等财经院校。我想这是所有在上财学习过、工作过的人都能有所共鸣的。

  问:杨会长,近十年来您一直从事与经济贸易有关的工作,请问您对当前上海的金融格局与经济态势有何看法与展望?我想这也是我们大学生所关注与思考的问题。

  答:从专业角度来说,我从事经济教学、研究工作有十几年时间。之后我担任分管经济的领导和党务主管的职务,现在又回到国际贸易促进会工作,并担任上海国际商会会长。但现在从接触面来讲,主要还是宏观经济,对国际贸易投资的发展做一些促进工作。

  从目前整个大局来讲,现在处于非常重要的时期。无论经济走向还是发展格局,都在发生比较大的变化。一方面,现在处于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发展模式与以往有所不同。过去我们主要是依靠资源的投入拉动经济,大量的投资促使经济高速增长,因此上海、国家连续十几年都是两位数的增长。但是现在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总量庞大,如果我们现在仍旧以破坏环境为代价继续高投入,显然这样的发展道路是不合理的。我们面临着发展路径的转变,一个新的经济发展模式。

  另一方面,我觉得要看到一个变化,就是市场从过去的单向开放,转变为如今的双向开放。未来将是区域多极、多元的经济发展格局。习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思想,双边和多边经济关系是一种趋势。在过去非常长的一段时间,主要依靠吸收外来资本、技术、引进设备来发展经济。当时的政策是“open+the+door”的政策,即把门打开,吸引外资进来。将来可能还会继续这么做,但对进来的资本、技术要求必然要上升一个层次。与此同时,还要让我们的资本输出、技术输出、设备输出。以制造业举例,“中国制造2025”应该像德国提出的工业4.0一样,是高端的、先进的。因此,在人才的培养上,也要适合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举最简单的例子,今后,英语及其他语种的应用语言,应像人们考驾照一样成为一种基本技能,当是应知应会的,而非一门专业。

  我讲这个就是想说明不仅要关注金融格局的变化,还要考虑我们应如何适应这种变化。继上海的“四个中心”建设后,按照中央、市里面的要求,新提出了科创中心建设。李克强总理之前也提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样的大环境给予了年轻人大好机会。机会任何时候都有,但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有不同特点,我觉得现在这个阶段适合创新。将来你们的工作是多元的,我主张你们要多了解经济发展的走势与社会发展的情况,也鼓励你们年轻人去开拓、尝试。

  问:您之前担任过浦东新区副区长,您认为作为一名领导者与管理者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答:一个管理者需要具备多方面的素质。第一,我觉得你要善于把学到的各种知识运用到工作中去。结合你的工作岗位,对全局有一个整体的把握。不论你工作单位是大还是小,都有一个全局观的问题。第二,作为管理者,除了自己要以身作则,还要善于管理你的团队、带领你的团队,这点也非常重要。所有资源中,人力资源是最重要的。所以作为管理者,想要带好你的队伍,就要有这个意识。每个人都有他的特长及弱点,作为一个管理者,就是善于挖掘个人潜质,尽可能把每个人的长处发挥出来。领导者要懂得团队互相之间的配合,去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之间的长处。第三,我认为还是要懂一点专业,虽然外行也能领导内行,但是我觉得内行领导内行更好。

  当然,随着岗位的变化,当你在负责一个地区、一个区县的工作时,你更多的还是要考虑国际国内的大局,了解走势与趋势;吃透党中央的精神;领会市里的部署与要求。此外,你还要有责任意识。你要对所管辖的地方,包括社会发展、经济发展、文化发展的各类发展负责任。同时还要对这个地方的人民群众与老百姓有感情。你有本事,没有感情也不行。所以我想作为一个管理者,特别是作为领导者的时候,不仅要有责任心、事业心,还要有对老百姓、对群众负责任的这种感情。我想每个人的感觉都会不一样,但我觉得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方面。

  问:后来您又担任了金山区区委书记,一年后就提出了“扇面理论”。许多金山的企业积极响应转型升级,金山区整个经济发展得也很好,请问您是受什么启发提出了这个理论的?

  答:我读研究生的时候,比较关注的一个理念就是区域发展,所以对区域经济发展有些思考。

  我当时就中国的城镇化发展道路写过一些文章。前段时间我做研究工作,给领导出主意、当参谋。到了地方工作以后,特别是到了区县做主要领导,我就想如何把过去学到的、思考的东西在实践当中真正去实践运用,取得一些比较好的成果。

  这当中,首先要对接。比如说我在金山区做区委书记,要熟悉了解当时已经提出的一些观点想法,同时对地方现状做更多的调查研究。在此基础上还要集思广益,听取基层干部的想法与意见。

  在进行深入了解后,从上海郊区的实际出发,我提出了“扇面理论”。大家研究、思考比较多的是上海中心城区的发展建设。从地域面积上来讲,上海有一个“600”和“6000”的关系。“600”指的是中心城区,“6000”指的是整个上海市。金山区有611平方公里,但它的产业基础、经济实力、财政税收在整个上海占比不大。那么怎么去发展呢?一方面要考虑到它的这种特点———大于中心城区的一个郊区;另一方面,要看到上海不是一个孤立的直辖市,我们周边有浙江、江苏,是整个长三角的一个组成部分。所以无论是产业基础还是区域布局,金山区都有它自己独特的优势,关键在于如何找到优势、运用优势。

  在这个过程中,我提出了“扇面理论”。原来每到一个地方考察,大家拿出来都是只有上海的地图。在上海地图里看的话,中心城区肯定在黄浦区,北到宝山,南到金山。宝山区主要是钢铁产业,金山区主要是化工产业。这是过去传统的格局。在这种传统格局下,有时候思路就会受到局限。但是如果思维能够从中跳出来,看的不仅有上海版图,而是长三角地图,你就会发现所在的区域不一样了。金山区不再是上海的远郊,而是由南面的宁波、绍兴、杭州、嘉兴、苏州,北面的南通与整个上海所构成城市群的一个组成部分。不仅如此,金山区周围原来就有十几个中心城市,我们差不多一小时左右就能到达其中的一半,一般称其为“一小时经济圈”。在此基础上,我提出了所谓的“扇面”,就是说本来从上海中心城区往外看,金山区是远郊;但放在整个长三角城市群中去看,就有一个非常有利的区位优势。我不能说金山是中心区,这有点言过其实,但是思路与视角确实都发生了相应变化。

  角度变化后思维也随之变化。所以后来对于如何发展金山区,我又有了很多新的想法。你如果有机会作为一个管理者去领导一个地方发展,管理方法是非常重要的。这不是靠你关在办公室里拍脑袋,也不是在书本当中苦思冥想,你要更多地去了解社会实践,要多跑、多下基层,而且要带着感情下基层,对那个地方的山山水水都要非常熟悉,这样才能做成事。

  问:杨会长,您作为上海市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的负责人,在自贸区的新背景下,请问这对于贸易促进委员会的工作开展会有什么挑战呢?

  答:国际贸促会的工作,从渊源来讲是比较早的。历史上,1949年建国以后,为了打破当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我们经济的封锁,成立了这样一个机构。它在历史上起到过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改革开放以后,这个机构的职能和职责也做了一些调整。

  它作为一个半官方的机构,在推进国家和国家、国家和地区之间的投资和贸易当中,依然起着它应有的作用。但同时它还要面向市场,特别是为企业服务。这是现阶段这个机构面临的急切的任务,也是新的挑战。我们的机构有一个职责,就是直接跟大使、总领事、大使馆、总领馆,尤其是商务机构进行对接。

  上海自贸区建立以后,各方都很关注。一方面,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其他国家都想寻找机会与我们发展投资贸易关系;另一方面,他们也在观察我国在对外贸易体制和机制方面会做出什么变化。在这过程中,他们也想抓住机会来发展他们国家的经济。就像当年我们要吸引外资进来,他们现在也欢迎我们的企业“走出去”。现在我们的企业在很多领域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也越来越大。

  另一方面,自贸区作为一个试点,在国际投资和贸易的推进过程中,做一些制度性的实验,这些都是要可复制、可推广的。与之相协调的,贸促会作为一个窗口、一个平台,跟国际紧密联系接轨,这是一个风向标。对我们来说,这既是机会也是挑战。所以我想,在面向整个市场、国际的过程中,像国际贸促会这样的机构还是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问:从您的工作经历来看,您的工作岗位调动也是很频繁、跨度也是非常大的,您是如何快速适应一个新的环境,进行组织领导的呢?

  答:我们是党的干部,党的干部服从组织的安排。你需要去适应组织、适应工作,而不是组织和工作来适应你。

  就我个人来讲,我的履历跨度确实比较大,研究经济理论后又去处理两岸关系,我做了六年上海台办主任,然后又到区县去做党委的工作。但我觉得,我们一个是要有全局观,对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还有刻苦。我刚才也说到了,学习是终身的事,很多东西都是要在实践中学习。

  人总是要不断地接受挑战,只有在挑战当中才会进步、有所发展。所以,当你的工作跨度比较大的时候,这既是一种挑战,也是你个人成长的一个机会。如果你没有这种挑战,你可能就一直在某一个领域工作,你也许比较专业,但你不一定能适应方方面面的工作。所以对我来说,面对不同的岗位,与当年到上财学习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在一所社会学校里学习。每一段经历、每一个不同的工作岗位,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学习。关键在于每一次学习,你都要尽力交出合格的答卷,我希望我交出了合格的答卷。

  问:杨会长,请您对将来有志于从事国际贸易工作的在校生提提要求?他们应具备哪些素质?

  答:其实我刚才在谈的过程中,多多少少都涉及到了。从一个单位来讲,首先都希望你们是通过比较系统专业的培训,希望你们在专业知识方面基础是比较扎实的。第二,就是勤恳踏实。在学校里你们是天之骄子,在家里更是在被呵护的环境下成长。但是走上社会后,你们会碰到各类问题,或许会感到不适应、不顺心,这本身对你们来说就是一种历练,你们要经得起这种历练。总得来说,如果思想准备充分了,你们可能就会走得更好一些。我们提倡“三严三实”,就是谋事要实、做人要实、创业也要实。

  问:思想准备就基本是指我们的专业技能,思维方法方面就是工商管理的一些思维方法吗?

  答:那很难说。知识的东西我觉得是融会贯通的,也不能说学哲学的就是哲学的方法,工商的就是工商管理的方法,未必都是这样。很多东西,我觉得要多看、多观察、多思考,这是很重要的。每个人的体会都不一样,没有绝对的统一性。

  问:过去您是上财的学生,现在您是工商管理学院的兼职教授,我想您对上财也有着别样的情愫。在喜迎上财百年校庆之际,您有什么话想对母校说?

  答:祝母校发展越来越好!我为母校发展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和高兴。当然,我们有责任,也有意愿为母校今后的发展尽绵薄之力。

  问:谢谢,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您有空多回学校看看、走走。

  答:好啊,母校百年校庆,我应该会回去。你们辛苦了。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