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fer】刘海生:学校培养是让你懂得自我运作的过程

来源:宣传部发布时间:2016-10-07浏览次数:213

刘海生
上海财经大学1979级基建财务与信用专业毕业校友。现任宝蜂澳洲(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

记者:非常高兴今天能邀请到刘海生校友接受我们这一次专访,那么我们就从您入校开始聊起来。就是想请问一下您是哪一年进入到我们上海财经大学,然后开始您这个校园生活?
     刘海生:我是1979年进入上海财经学院,那时候是叫上海财经学院,文革以后第二届,78是第一届,相差半年时间,录取的是财金系的基建财务与信用专业,那时候我们是在中山北路369号。当时和现在相比是比较简陋的,但是有一个好处离市区很近,因为当时也没有地铁,就是靠公共汽车。宿舍楼也不多,教室和现在比条件都是比较简陋,但是同学们都是很开心的。现在想想这是一种经历,就是走过来以后,回味一下,就是一种很温馨、很温暖、很怀念的感觉。


    记者:四年的大学生活,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那看看就是有什么让我们印象深刻的人和事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刘海生:印象深刻的人和事,好像一下子还回忆不起来。但是我就觉得印象很深的是,我们读书的时候,晚上准备好一点干粮,冬天很冷的时候,搓着手,晚上去上晚自习都冻得不行。到了夏天,天很热,还会有蚊虫,但是大家都没有怨言。当时我们那一届的时候没有外地学生,都是上海学生,也有的是郊区的,但有一个比较好的就是,城里的学生会帮助郊区的学生,大家在生活上会相互照应,毕业以后我们都会有一些联系。好像总共是三十多个人,女同学很少,8个左右的样子。还有就是,我印象当中,给我上课的老师好像没有女教师。因为可能是文革刚恢复的时候就是因为可能是一些学校都是以前停办,教师的年龄就相对当时我们来讲就是年龄就比较大一些。我的这些老师基本上都是男的,就体育老师是女老师,挺有意思的。


    记者:和您一个班的同学毕业了之后大家都是后来职业方向都是在哪里?
    刘海生:我们那个时候毕业和现在的毕业生有一些不同,当初大学生好像是状元一样,数量很少,恢复高考后我们毕业以后基本上都是受国家保护的。毕业之前,可能各种不同的企业单位就已经来定向了。我们这个专业基建财务与信用可能就比较适合在一些比如说建设银行、施工企业现在来讲是房地产开发类似于这样的单位,当初我们毕业的时候大多数同学是去了建设银行。

我们毕业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一定是有工作的,没有压力。因为我们班上有4个外地的名额,我是其中的一个,我去了北京,在中国人民建设银行总行,现在叫中国建设银行。在北京等于说是毕业以后把上海的户口注销了,去到北京了。因为当初我是有一个想法,现在回忆起来也是挺有意思的,我就跟老师说我不挑地,但是想挑一个好点的单位。当时建设银行总行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单位了。


     记者:您当时在学校里面是学生干部?
     刘海生:我不是学生干部,我不记得我有任过什么职务了,但是我是一个活跃分子。有些分配是学校的事情,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但是我们班上有一些同学他们读书的成绩比较好一些的,很大部分有留校的。我就去建行了,我们有的同学去了南开大学,也有些同学去了外地大的一些企业,同学比较多的是在上海市建行。如果我们国家没有变化,还是没有改革开放,我肯定就一直在建行了。后来我干了几年之后,很多人就出国,或者胆子比较大的有一些就毅然而然的出来创业了。

80年代初到80年代中期,后来我有想法了,然后就从建行就辞职了。正式辞职的话应该是89年,想出来闯一闯,去了德国去进修过,然后我找了一个太太,她在香港,然后就去了香港。这样在香港就慢慢做自己的生意。其实创业也好,做其他工作也好,是一个很艰苦的一个过程,但是也是一个很享受的一个过程,关键是我现在回想起来,我在学校里学的知识好像是没有什么很具体的要把这个公式去套到你的工作当中,或者是套到你公司的运作,只是说你学到了一种原理,学会了一种处世的方法。

这就是学校培养是让你懂得自我运作的一个过程,我是这样理解的。你出去以后,在工作当中,把它就要融会贯通了。我一定要有一个目标,那为了这个目标我要去自己做好多事情,这个是我觉得是我从学校读书以后我觉得是一个最大的一个收获。并不是说我今天学的会计,学的计算机或者其他对我有很大的帮助,其实技术的革新很快的,但是你要知道这个原理,懂得怎么去运作。

83年到现在,我们有的时候同学聚会的时候就说,你这个性格好像还没有变,好像这个改不了。我后来有机会在澳大利亚认识一些金融圈的朋友,他们就有一些做实业的一些团体,聚会就认识了一些实业家。因为我是始终觉得我们熟悉的在这里还是中国市场和亚洲市场。澳大利亚的朋友跟我讲,澳大利亚是个农业大国,农产品中蜂蜜很出名,之后很巧认识了澳大利亚的蜂蜜巨头,熟悉了之后就尝试从香港慢慢做起,先成立一家公司, 从一家超市供货开始,一点一点慢慢的开始做。公司是有人带,但是很多事情真的要自己去做,一个超市一个超市,跟他们集团去谈,还算幸运,都还比较顺利。有什么艰难的地方,磕磕坎坎,都跨过去了。


     记者:您能不能简单的谈一下您创业过程中让您觉得特别难的一件事情,或者说是什么让您觉得压力特别大的事?
     刘海生:其实这个压力和动力是在一起的。那时候我还是个贸易代理商,我代理的品牌 ,我去跟超市谈好,很大的超市,相当于家乐福沃尔玛这样的超市集团。刚谈好完,应该都同意条件都同意了。之后,我要去和澳洲的供货商谈供货,因为当时你要和供货商要去先结算,他才能发货,我才能再供应给超市。但是超市是要等一段时间,才能给你资金的,它是一个放账期。这笔资金在今天来讲,数目也不算少。当时就去银行谈银行也不认可,因为要有好多东西去抵押,我已经抵押了,没办法再做抵押。这个期间也不能有资金周转,就是这样一个问题。

曾经有一次为了这个坎很烦恼。放弃,可以,你放弃就不要做。但是你不放弃应该怎么做。这个时候帮到我的,就是跟学校有关系,这个不是说我学的知识,是我的同学、我的校友。这些资源,是很强大的力量。这时校友就帮到我的忙,四年同窗,毕业以后一直保持联系,他们对我的情况比较了解,所以他们就知道以后真的就帮我解决问题。所以反过来说,这个事情就是,大家一定要珍惜同学,珍惜老师。

在读书的时候要把同学也当作资源,一定要与同学好好相处,因为将来出到社会他们就是可以共享的资源。为什么大学同学会跟中学同学、小学同学都不一样,因为大学是你开始形成世界观的一个过程,认识社会的一个过程,这个时候的同窗和同学就是感情是最好的。而且也最有共同语言的。

给师弟师妹要讲一些、分享一些经验,就是说,永不放弃,不要放弃,自己要知道自己多大的能力,不要被社会诱惑,就是你自己要把握住自己,你做什么你就要把这一行要做好,就是要把它作为自己的事业。而不是要以打工的心态,你要创业的话你就要吃苦,创业的话一定要吃苦,一定要把你吃面包和白开水当做是吃大餐,一定要有这个准备,当然我很喜欢吃面包的。就是说你一定要有这个心理,从自己开始,慢慢把事业做起来,而且还不能受其他的诱惑,因为这个诱惑来自来自你的同班的同学,你可能觉得,有的同学读书好像不如我,他怎么现在,那么成功,你就不要有这种心态,你就永远是以你自己的心出现,以自己的形象来出现,别人是别人,恭喜人家,永远以一颗谦卑的心。说人家好话, 不要说坏话,不管你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有一些同学提早退休了,我知道有些校友可能也就是,但他也是你的校友,他能够在这个复杂、充满诱惑和竞争的社会生存也是值得尊敬的,存在就是合理的,就是这样一个心态。


     记者:就是您这次就是有机会再次回到我们这个学校,您在这个校园里走一走对我们这个学校的发展变化有一些什么样的感受?
     刘海生:我很吃惊,这个校园武川路校区我是第一次来,环境很漂亮。我们现在叫上海财经大学了。我觉得的我们上财这几年发展的特别好,因为学校发展的好我们也开心,对我们也是好的。

我和很多校友交流,我也说,我们一生当中也没拿什么文凭,拿了一个上财的文凭,可能再去拿第二个。但这就是金呐,我们脸上的金,这个金贴的越多越好,贴的越厚越好,这个是我们开心的事情。学校和校友发展是相辅相成的,我觉得现在学校的领导对我们也很重视,对我们也很重视也很关心。

我就是我的性格是比较外向一点的,我把很多事情当做一种事业的娱乐,叫娱乐的事业也好,我很享受这个创业的过程,然后享受跟校友一起的这个过程,从中还可以学很多东西,我看到很多师弟师妹很努力的在工作中,在做不到其他事情的情况下,我们至少用言语鼓励一下,也是好的。


     记者:学校校园的发展变化很大,请您谈一谈就是您对咱们学校这个上财精神的一种理解,以及这种精神对您就是自己的一些影响?
      刘海生:这个问题就比较深奥一点,对我来讲。学校应该有它的一种内在的精髓,这个精髓就是说贯通在骨子里,我理解的这种精髓就是说你要把在学校学到的东西,不仅仅是书本的知识,而是你的处事能力,把它用在你的工作当中,这就是最好的。我理解的就是这样,到现在我毕业都快30多年,我学了什么我真的忘了,知识更新很快,但是这个精神恒在,就是怎么让我去,到社会上去一种生存的能力,一种根据社会的变化来调整的能力,这个在经济学当中都也有理论贯穿在里面。


     记者:请您讲一下,谈一谈对我们学校,包括学院在今后这个发展方向和人才培养上有一些什么期望和建议?
     刘海生:我不能讲有什么期望和建议,我觉得学校发展的很好,我觉得学校领导已经有自己的纲要和规划。但是我就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可能和我自己从事的事业也有关,中国经济深化改革的今天,农村也在快速发展,学校可不可以与国外一些拥有比较好的农业相关的专业、课程的高校进行合作,引进相关的专业,这可能对中国是一个好的帮助,也会培养一些比较好的人才。

这个我觉得的是一个方向。我觉得我个人我看到一点,但是我没有想的很透,但是我觉得国外有一些很多大学,比如说德国。新西兰、澳大利亚有一些学校,农业方面的在学校有一些课程还是比较先进的,在农业方面发展方面,可能对我们会有一些好的经验可以借鉴。现代农业,新时代的农业,和我们理解的传统农业是不一样的,农业也在与时俱进。


(供稿、供图: 王谷雨  编审:张勃欣   收稿日期:2016年10月7日)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