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fer】余磊:创业最磨砺的是我们的心态

来源:经济学院发布时间:2016-10-08浏览次数:181

余磊
现任味和氏进口精品连锁超市董事长,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系1998年本科毕业。


记者:您在学校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
余磊:我觉得最难忘的经历有两个,一个是遇到了可遇不可求的好老师,第二个就是校园里的小店和小卖部。那时不少小店、小卖部都是同学自己承包经营,我记得大礼堂的电影院、KTV、咖啡店、舞厅也都被同学承包了,我们承包后收钱卖票,我们会去小店里打工,下课后就去卖东西。这对我们以后的发展有很大帮助,现在回想起来也认为上海财经大学就应该这样,校园里的商业就应该让学生自己来做,我很喜欢这样的氛围。


记者:您参与这些小生意了吗?
余磊:我参与,我帮电影院看门、扫地,类似勤工俭学,很多同学在那边打工。甚至宿舍里还会有同学卖方便面,我觉得非常有意思。而且我认为身处上海,同学要有这样的熏陶,如果一味死读书,个人发展也会受限。我回老家后和大学以前的同学聊天说起这些事他们也非常吃惊。


记者:您大学时印象最深刻的老师是谁?
余磊:是教我们西方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史的两位老师、数学老师和赵晓雷老师。在大学里我们真正感恩的是这些重视教学的老师,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在教学中。西方经济学我印象特别深刻,同学们都是竖着耳朵认真上课,平时还会到外面去淘书,那时搞高校间串联,同济大学有用集装箱运来的海外原版旧书、原版旧教材,十多块钱买一本原版教材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还蛮有劲的。我们上课也用英文原版课本,是一位老师去海外淘回来的,当时数量不够,只好两个人共用一本,因为是旧书上面已经被荧光笔划得一塌糊涂。上财确实有很多有想法、且想法前卫的老师。我印象里有一位老师,他给我们上西方经济学,因为班里就七、八名学生,他说在教室里上课没劲,去草坪上上课,于是我们就躺在草坪上上课,当时真的很时髦。我真的要感恩上海、感恩学校,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氛围,让我们的思维非常活跃,人也变得更加开明,和其他城市相比确实不一样。


记者:从您的发展轨迹可以看出,您目标非常清晰,是否在大学期间您就对未来做好了规划?
余磊:其实读书时没什么规划,迷迷茫茫,只会低着头读书。我的第一份工作在银行,银行的起点确实比较高,可以和各种政府部门、企业打交道。第一份工作很重要,也非常锻炼人。我刚进去时负责信贷工作,形形色色的企业都要接触,好的企业、骗子都会遇到。进入建行我花了半年时间做了所有的零售业务,最后定岗在国际业务部,那时人民币业务、外币业务、国际业务部都负责,我接触的外贸企业,都是常州当地最好的一批企业,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后来我逐渐变得成熟一些,又接触了其他行业。做过国际金融、制造、零售、投资后,就发现自己的履历已经很丰满,无论是社会阅历还是工作经验。我去一个企业只要踏进他们的车间就知道这家企业是好是坏,管理是否到位。如果是做投资,我也会知道对方是忽悠我还是诚信做事,因为我有经验来辨别。

我刚毕业时,确实没有好好做规划,毕业后找工作、结婚、生子,忙忙碌碌没有头绪,然后随着工作阅历的不断丰富,逐渐有了头绪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当然要规划得很好按部就班也确实不现实,因为有些事往往是认识某个人,机缘巧合就做了,计划赶不上变化。还是要跟着时代进步,例如我做了制造业,后来发现出口还行,内销难做,因为应收款、三角债等问题非常难解决,后来我就觉得制造业不能继续做了,要做零售业。因为零售的现金流最充裕,我的收入是现金,没有应收款。现在很多人都从制造业转向了零售,因为零售现金流充裕,制造业是重资产,对于企业家来说真的是一条路走到黑,因为制造业赚钱后要买设备扩产,规模越来越大,如果不投钱扩产升级企业就会被淘汰,一旦不做经营,工厂里的设备就一分钱不值,到最后手里永远没有钱,很多人都感到做制造业很累。以前我做制造业一年要出口上千个集装箱,赚到的钱用去买国外的设备,实际最后赚不到钱,等于给外国人打工。之所以买国外设备,是因为我们要自动化生产,用机器取代人工,而这些生产设备都很贵。


记者:您当时为什么会想到离开银行做实业?
余磊:这可能与性格有关。我后来在银行只需要上半天班,一上午就可以把所有工作做完,中午和行领导去企业调研,朝九晚五天天如此。每天的工作半径就是单位到家,圈子太小,每天都是简单的重复工作,发现自己的眼界受到局限。另外,银行的收入也满足不了我的野心,那时我一年的工资大概三万到五万元。我之前也想过转行去证券业,也看了很多书,但是发现这条路行不通,金融行业毕竟是实业的润滑剂。例如,我不看好银行未来的发展前景,银行网点今后会被取消,因为未来技术的发展必然会取代银行。我国的银行业还是处于垄断地位,一旦放开将会有很多会被淘汰。我曾与美国公司谈过供应链金融,这是一个金融交易平台,就是当制造业的货卖完之后企业的应收账款立即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交易,早在十几年前美国就已经开始这项工作,现在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我与工商银行、交通银行都谈过,但是他们都不做,传统银行里一个小小的改动也要层层审批,体制内的银行害怕改革,而且他们也没有改革的动力,国内的整个金融环境依然非常落后、保守。我后来之所以去制造业也是因为当时在银行里积累了一部分人脉资源,在银行里可以和他们打交道,他们也认可我的为人和能力。我非常乐意去企业工作,因为企业更加单纯,能做事。还有就是江浙创业的氛围也非常浓郁,生意哪怕再小也是自己在做一件事,打工毕竟是被人看不起的,家家户户都有创业的氛围,自己的眼界也会有所提高。


记者:从银行换到企业,在生产的第一线工作那么辛苦,你心里是否会有落差?
余磊:说实话真的没有。我认为既然选择做实业,那就要到一线去,不是坐在办公室里发号施令。一线出来的领导才有威信。工厂里几百人,你真的和他们熟悉了,凝聚力不可小视,我们不仅要知道工人的疾苦,在产品价格核算时要求必须了解生产过程,我去时就已经定位要做业务,我生产家具必须知道,一颗螺丝多少钱一块板材多少钱,会用到多少胶水,如果不到车间你就不知道产品是如何生产,成本是多少。例如,在生意谈判时对方提出要加一块板,心里就必须立马核算出加一块板的水电费是多少、人工成本是多少、加工难度是多少等等,必须全部都懂,如果不懂就没办法谈生意。制作一个报价单很空,基本的工作人人都会,但如果你是内行,情况就完全不一样。我毕业后到建行工作,之后到企业做副总,这是为后来创业做准备。随着年龄的增长在我创业时心理准备已经非常充分,因为我知道创业要独当一面是非常艰辛的事,第一你用的每一分钱都是之前辛苦赚来的血汗钱,第二创业是否成功是未知数,第三,如果创业失败家庭生活水平就会立马下降。创业不是沙盘推演不是电脑模拟,市场是很难把握的。


记者:您到企业工作后主要是负责财务管理吗?
余磊:我到企业后担任了副总职位,当然我如果留在银行的话也达到行长级别了,我1998年毕业时,五六百人的银行只招到了两名大学生。虽然我到企业后担任副总,但是我还是从头做起,到车间工作一线,包括新品打样、人事管理等所有工作我都接触,在工厂里的威信要靠能力和工作成绩树立,因为工人和车间主任的层次毕竟没有外企高,例如我们做一张桌子出现了问题,你如果提出了行之有效的改进意见,他们会非常佩服你。那时候我加班非常频繁,加班到凌晨二三点已经是正常事,因为要空运出去的新品打样第二天就要到浦东机场,所以我们凌晨就要做好送出。每年的广交会、上海展览会我们都要过来,家具非常重,卡车送过来之后,我们都是自己肩拿手扛把它们抬到展区,凡事都要亲力亲为,我必须了解所有相关知识,一步步摸索前进,真的很辛苦。进入到每个行业都必须从头开始,了解里面的每一个流程,每一个关键点,坐在办公室里是一点东西都学不会的。


记者: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创业?在您创业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余磊:在2010年以后,因为我一直出去,所以接触的也比较多,发现做出口外贸这条路越来越窄。随着汇率不断上升,制造成本、人工成本越来越高。制造业就是这样,忙的时候累得半死,空的时候吓得半死。以前的工人和现在不一样,以前如果不加班他们就不愿意在你这里干活,因为不加班收入就会下降,所以有时候我们在书上看到的、在报纸新闻里听到的可能与实际情况正好都是相反。

创业最磨砺我们的还是心态,创业对我的心路历程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折磨。因为做企业非常弱势,创业要面对很多各种方面的问题,会受很多委屈,但你必须忍耐。当然还有一大好处,就是每一分钱都是你自己的,因此每一分钱你都会省着用。企业刚开始时我们要接待外国客户,为了撑场面就在五星级酒店开钟点房,只开几个小时事情一谈好就退房。企业还会出现各种问题,作为企业管理者就像一个救火队员、很锻炼人,经历过这段时间之后我整个人的抗压能力会提高很多,做外贸要全世界跑,整个人的眼界、审美也提高了很多。


记者:您现在为什么选择做进口商品零售?

余磊:我一直会去欧洲国家,每次去学习我都会发现很多东西没见过,包括吃的、玩的、用的。上海我也经常过来,后来发现国内的超市、卖场里的东西确实比较极端,现在国内的中产阶级越来越多,大家虽然有钱但是买不到好东西。同时你会发现国外的好东西确实非常便宜,日本和上海卖的同一个商品,售价却只有上海的1/3,化妆品、零食、洗护真的只有国内价格的1/3。国内外的零售商品售价差距非常大。而且我认为国内食品安全已经是大问题。现在国内的油盐柴米酱醋茶都出现了食品安全问题,我就发现不仅可以在进口贸易上做一些相关的事情,我还可以把食品扩展到日化,虽然进口商品价格相对国内商品要高出不少但是它的消费人群依然很庞大,因为中产阶层在不断扩大,大家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从另一方面看,我认为进口消费的增加对我国制造业的发展也有积极影响,随着关税的不断降低,越来越多的进口商品冲击国内市场,倒逼国内企业不断提高生产质量,通过不断的市场竞争,淘汰落后产品。因此我并没有把纯进口作为我创业的噱头,我的概念是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提供给中国人用。我们国家经济已经发展得非常快,其他国家在经济快速发展中也出现过各类问题,相较于报怨我们应该更加积极的对待。其实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精彩纷呈,充满了各种机会,商业、金融业、制造业都处于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我觉得生活在这样的浪潮中非常开心。


记者:您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余磊:现在我拥有20多个门店,都分布在苏州、无锡、常州,2015年的工作重点是在浙江杭州。一开始是在江苏发展打下了前期基础,商业模式成熟之后向浙江扩展,因为浙江的创业氛围更好。近两年我还会把总部搬到上海,因为上海用人的性价比最高,上海请一个人的工资会比较高,但员工的综合素质也会更高,此外,上海接受信息的速度更快。上海与其他三四线城市比眼界会更加开阔,总之考虑到未来的发展,我会把总部搬到上海。


记者:对于学弟、学妹未来工作您有什么好的经验介绍?
余磊:我认为工作之后最重要的还是学习,要无时无刻的把握。同朋友的交往和人脉资源的积累也非常重要,在为人处事方面我也不讲太多的大道理,关键是为人质朴、真诚就会交到很多朋友。有时往往可能是别人一句话的点拨,你可能就找到了机会。对于在学校学习还是应该跟着老师走,一些基础知识的学习我认为蛮有用的,比如经济学基础我认为很有学习的必要。另外还要增加一些实践的经验。我在银行做国际外贸凭证业务的时候,发现学校教育与实际工作脱节很多,大学阶段,可以邀请一些银行员工或者有相关实践经验的老师来给同学们讲如何做贸易,上海贸易公司这么多我们去工作后要如何做单证,如何做信用证,如何做集装箱单,如何做场地证等等,这些都是非常基础的工作,但学校课堂里没有这块内容。我们到企业工作还面临这样一个风险,带你的师傅如果很专业、很正规你会学的很好,如果带你的师傅本身就是个半吊子,你很有可能越走越歪。因此我认为在学校的时候就一定要请银行或者是外贸人员来讲实物,因为他们一讲就能讲得很透,很多国际贸易管理条例是工作之后我才知道,学校在这些方面的教育很薄弱。此外办公自动化、图片处理或者ppt之类的技能在学校里都应该认真学习。


记者:您心目中的上财精神是什么?
余磊:我心目中的上财精神是务实,做实事。我们学校非常接地气,包括我们学生在学校里开小店做生意,各类学生活动都很接地气,周围的同学、老师给我的感受都很朴实,没有太多的浮夸,上财精神就是务实。母校马上就要百年校庆了,我希望母校越办越好,我以母校为荣,我也会更加努力希望让母校以为我荣。希望母校的国际排名越来越高,也希望母校能向综合方向发展与其他学科有更多的交叉合作。与上海交大和复旦相比,可能上财学生的综合能力要相对单薄一些,不过现在

可以看到我们的学校的底蕴越来越厚实,这方面需要时间的积累。以前读书时,上财图书馆楼下是教师图书馆,那时我经常偷偷跑进去看书,因为教师图书馆里的书比楼上的书更多更新,学校需要在人文社科方面有更多的补充。

(供稿、供图:李媛  编审:张勃欣  收稿日期:2016年10月8日)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