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fer】王国蓓:确定自己的目标,每个阶段做好该做的事就够了

来源:会计学院发布时间:2016-10-09浏览次数:661

王国蓓
中国注册会计师,本科就读于上海财经大学国际会计专业。毕业后曾任职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熟悉A股IPO上市、年度审计、编制年报等工作。现毕马威中国证券基金业主管合伙人,主要负责基金证券等领域。

记者:请问您何时就读于上财的当时为什么选择财大这所学校呢?
王国蓓:我是91年到95年就读于财大的国际会计专业。当时这个专业推出来时间不久,也很有特色——在上外读前两年,财大读后两年。在上外的时候,学校侧重于我们语言方面的培训,除此之外我们还会涉猎与会计相关的知识,学习像初级会计、中级会计这样的基础课程。两年的课程结束后,我们来到财大,上外的老师会继续语言方面的培训,同时财大的老师会教授我们更多的包含会计金融的综合性知识。这样一个两边学校精心设计合作的课程非常吸引我,加上当时考试成绩还可以,我就进了这个非常热门的专业。


记者:您认为语言学习加上专业知识这样的学习方式是不是一种比较全面的学习方式呢?
王国蓓:语言的用处可能年轻的时候感觉不大,现在着实体会到语言是一个交流的工具。把语言学好了以后,和人的交流会通畅许多,你的表达也会有所改善,会更好地融入周围环境,这都是非常好的。但是,如果你只学语言而没有专业方面的知识,那还是会有所欠缺,除非你专门搞研究,那也是一个方向。


记者:当时学校的氛围是怎样的,有没有令您印象深刻的事情?

王国蓓:我觉得在学校里学习的气氛很浓厚。九十年代的前中期 ,学术氛围比较纯粹。令我感受颇深的是老师对我们的关心。大一刚进去的时候,汤云为老师当时是上财的校长,他亲自带队,带领我们去交流,十分隆重。张为国老师、陈信元老师那时也教过我们课。他们都是学术的大家,还特地来看望我们,与我们讨论专业的培养目标、以后发展方向以及大学四年应当如何好好利用。他们作为在会计学界的专家,给我们的悉心指导,让我们在踏入大学的时候能够明确未来学习的方向,于我而言,这是非常好的一个开端。除此之外,老师在学术方面的谆谆教导,以及非常严谨的治学态度,都是我们很好的学习楷模。很多东西是潜移默化的,时间长了,你很难记得老师当时教给我们的某个知识点,反而是那段时间内,他们严谨的治理学术的态度,和做人要正直的观念以及乐意帮助下一代的这种方式方法,给我们长久以来贯穿到血液中的影响。这让你也会希望在我们这个年纪能够像老师一样给年轻一代教导,最起码是过来人的一种体会。

 大学时期还有一次经历令我印象深刻,当时谭群辉老师教我们哲学,有一次上课他带我们到南京东路的沐恩堂,全班同学在教堂里上了一堂课。尽管我当时年纪还小,不太能理解里面的深刻用意,但我觉得这种方式让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问题。哲学,其实是从更高更抽象的角度给你一些思索。我觉得这样能跳出课堂本身,让你走到更深入的领域里面,打开你的眼界,换了一个角度去思考哲学的意义,这让我很有感触。我现在也非常希望有机会能够去学校四处转转,看看老师过的好不好。今年是我毕业二十周年,刚刚参加返校的活动,老师和大家聚在一起。这次我们返校的时候,谭老师有讲话。特别感动的是,他并没有说很多其他教导性的话,仅仅说“我最近去参加了两个事情,一个是朋友的婚礼,一个是朋友的葬礼。”我就感觉很有画面感,这让我觉得其他的都是过往云烟。作为老师,最关心的就是大家的身体和心灵的健康,我觉得这个真的是说到痛处上了。别的人可能说你现在工作非常好,很出色。但是很少有关心你的人说你挺辛苦的,多休息休息,这种人其实是最让你感动的。


记者:有这么出色的老师,您也这么出色。您作为合伙人,是别人很羡慕的职业。您早年的经历我们也比较感兴趣,您能大致讲讲吗?
王国蓓:第一份工作签约了某家证券公司,当时对证券比较感兴趣,其实现在也是在负责证券基金,可能跟那时候的渊源有点关系。那家公司是万国证券,全国鼎鼎大名的头牌券商,毕业时正好是国债事件。我们全班签了好像五个同学吧,大学毕业生也不懂,就说那还去不,后来商量好都不去了。实际上第一份工作就毁约了,那件事发生在春季三五月份的时候,时间有点晚,所以四大都招聘完了。后来我就去了上财当时的一个大华事务所,大华当时有很多上财原来的老师,更熟悉一些,氛围非常好,就是在学校里一样,帮传代的这种感觉挺好,也是一个一个项目做下来。虽然我工作这二十年,也有一次跳槽,但是对我来讲工作这个事业其实一直没有断,还是财务审计之类的,现在可能还有一些咨询和管理方面的工作。原先年轻的时候在大华积累的经验对我非常有帮助,包括上财的老师同事,还有当年在A股的IPO、年度审计、年报工作方面的经验积累,对我现在工作帮助也非常大。这是我早年的工作,其实我在大华待了八年左右,也蛮长的,可以说青春都给了大华。我走的时候,已经是大华金融部的部门负责人了。

后来到了毕马威到现在已经十二年的时间,一直在毕马威的金融部工作,一步一步慢慢积累做上来。现在合伙人也做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就负责毕马威中国证券基金投资管理这一块的业务。从个人发展道路上来讲,四大的工作会让你会对职业发展道路非常清晰,在不同的时间你会知道自己的差距在哪里,你要学习的目标在哪里。年轻的时候我们需要去考CPA,进行学业上和资格方面的积累,要不停地去学专业方面的知识。但是等到一段时间之后,除了专业技术以外,你管理的团队更多了更大了,你需要跟包括你自己的团队沟通,管理好他们的时间,保证他们的质量,然后也要激发他们的能动性。另外你还要跟其他的团队,包括在你专业范围以外的服务行业的客户交流,不单单只提供财务审计专业方面的配套服务,可能更多的需要从全业务链的角度给客户最大价值的提升。包括战略管理方面的谋划、并购与资本市场融资方面的需求,怎么样全方位倾听客户的想法是我们需要攻克的难题。与客户沟通好之后,我需要去找到内部的资源、团队,去更好的对接他们的服务。所以在后续工作中,其实我不一定样样都精通,但是我一定要找到精通的团队。客户需要什么,对应的团队在哪里,我要去做好这个对接工作。职场中,你要有一个融会贯通和很好的学习能力,在不懂的领域去找到比你更懂的人,然后去把他们聚集在周围,一起去服务好我们的客户。等到做到一定程度后,比如说要去主管这个领域公司的业务拓展,可能还要想的更多一点。例如我们能为这个行业做一些什么事情,现在这个行业的热点在哪里,中国的资产管理行业遇到的瓶颈挑战在哪里。或者我们有什么海外的资源能够給国内的资产管理行业一定的启发,有一些是不是能够嫁接桥梁,去帮助国内外的境内外的交流。这些能够给行业一些启发性的东西,甚至是走在前面的一些东西,可能是我现在会更多的去考虑和需要去做的一些事情。

从我们自己来讲,作为一个毕竟是全球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我们的核心价值观,首先是要为员工创造一个很好的学习和工作的平台,让大家能够在这个大家庭里面找到自己,发挥自己的一个价值。第二个就是我们本身也需要为客户去创造价值,我们服务了全球这么多,包括各行业顶尖的公司。我们需要考虑很多,如何为客户去做好参谋,做好各方面的服务,实现价值最大化,前提是必须要你要有价值。这个对我们的挑战其实很大,只有这样客户才会觉得你有价值。这需要我们做到在专业领域有与众不同的见解,呈现的东西是客户能够接受的。第三个,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立身之本,是我们对于社会及公众的贡献。因为我们是一个会计师事务所,如果纯粹的从工作的角度,我们很大的一块是为公众性的公司提供一个鉴证的服务,包括像资本市场首发IPO的、再融资的、收购兼并的、还有年度的工作,其实在这块领域,社会公众依赖的其实是独立的第三方,你们的服务、鉴证工作能够给社会公众一个信赖,你们见过我的东西,看过我的年报,给出一个announce,社会公众是能够接受的。看到我们KPMG的logo出来,社会公众觉得是可信赖的。公众的这样一个信赖程度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当然除了工作层面,我们也希望在更广的领域,包括社会责任方面等其他方面去拓宽可信赖的平台。现在KPMG也在做一些社会公益性的工作。希望作为一家事务所,不单单只是一家盈利性的机构,也是一个在各方面能够创造价值的社会公众公司。


记者:听了您这么多,我觉得受益匪浅。我想问问关于财大学生方面的。您有做过24小时的评审,当时我还有去听呢。请问您对我们参加商赛有什么建议吗?
王国蓓:商赛我参加了一次,做了评委,其实给我启发挺深的。我们那时候读大学的时候根本没有这种比赛,可能就是搞搞文娱活动、文体活动,自娱自乐性的比较多。在各方面社会能力的锻炼上,我们那时候也没有这么好的环境,大家当时的眼界也没有那么开阔。企业走入学校的也没有那么多,可能到大三大四招聘的时候才会有一些。确实我觉得现在大学生的环境,更锻炼人。整个赛事的安排非常好,总体组织有序,大家有竞争又有合作。24小时是组团的比赛,不同的学校两两配对,大家都是年轻人嘛,也是一个交朋友的机会。总体来讲我非常喜欢这么一个赛事的安排。


记者:那对于财大学生您有什么评价吗?有人说财大学生很功利,你怎么认为呢?
王国蓓:其实我每年也面试很多学生,倒没有觉得财大来的学生同比下来比别的学生功利,谈吐应对也都能看得到。你说功利吧,其实不能说某个学校的学生特别功利,可能现在的社会风气有一点点浮躁。也许是因为现在信息渠道非常多,信息量大,很多信息碎片化,信息也像消费品一样很快的流动。在这么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怎么样有系统的、有步骤的、安安心心的在学校里面学习,有一个很纯粹的学习环境——又能够做到利用好这四年的时间,又能够在这么一个略有浮躁的环境中做好自己是很难的。现在的环境确实跟我们以前读大学的时候不太一样,社会贫富分化也蛮激烈的。在大学里面大家也能体会到,有些学生家庭环境比较好,有些学生就相对差一些。当然在我们那个年代也有,但大部分同学基本上都差不多,很难有区分。对我而言,这个功利不是财大同学特有的,我反而是觉得整个社会相比于二十年前可能浮躁了一些。那么怎么样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面自处,作为大学生,能够确定好自己的人生目标,我在什么阶段做什么事就够了。我希望给年轻的一代说,年轻的时候该玩玩,该疯疯,该学习的时候学习,利用好每段时间。等到年纪大了,更多的是承担一些责任,那时候没有时间精力去想你年轻时候没有做的事,当然也可以做啦(笑)。我不否定这个可能性,应该抱有一颗年轻的心。但是该干嘛的时候干嘛,角色的转换自然而然的,某一个时间侧重什么,这个要把握好。年轻的时候就是该去学习体验玩,这样你才会到我现在这个年纪说我这些都经历过了,不会再去说还不知道自己该要干嘛,对吗?

对财大学生的评价,我觉得包括我现在面试,也许我有一点点财大情怀在里面,我自己还是蛮喜欢财大学生的。进来了以后,我也观察过,财大的学生在知识面、基本功上非常扎实,尤其是在财经类的这方面非常稳固。如果需要一点点提高的话,我觉得在不同的阶段,我们需要加强更多的人文情怀,多一点国学、哲学的知识,让自己的眼界更开阔。包括在以后,你要有自己的兴趣。不单单只是对金融感兴趣,这个我觉得对各行各业的人都适用。有一些兴趣能够陶冶自己,在你工作很忙的时候休息一下,比如很喜欢摄影绘画的,哪天就背着包去采风去了;很喜欢喝茶的,就约几个朋友,一起聊聊天、喝喝茶、看看字画。这样的小情怀还是要有一点的,给自己适当放松的机会。


记者:再过一年就是财大的百年校庆了,您有什么话想送学校和学弟学妹吗?
王国蓓:当然是希望学校越办越好。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因为自己是财大的学生而自豪。一路上在学习中、工作中、公司内部、或者出去,一说起来是财大的就觉得特别亲切,好像有交集。财大确实是这样一个平台和培育的摇篮。我非常感谢财大,也希望还能够一直保持着和财大的联系,以后多为学校反哺,多去做一些作为一个财大人应当贡献的一点微薄的力量,也给学弟学妹多创造一点条件。

毕竟最好的时光是在这里度过,有很多的回忆在里面。我觉得财大的精神就是这样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去的!


(供稿、供图 袁子琦  编审:张勃欣   收稿日期:2016年10月9日)

返回原图
/